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三国淫乱小传
三国淫乱小传
颍川。

  为兵者,无休止的继续杀人。

  为将者,无休止的指挥手下杀人。

  尚秀看着手中长枪,一个又一个的划破、戮穿了敌人的头颅、胸口。

  他的枪法有两个大哥——关羽和张飞的指点,不住在进步,可是那代表的,不过是他能多杀几个人而已!

  浓重的血腥味令人疯狂,如果人能够从中抽离,去看看战场中的自己,会发觉,人,根本就是一个野兽;只是,人,在战场外,更是一个虚伪的野兽。

  一个个倒地的躯体,死时的呻吟,还有口中喃喃念着张角的妖言,都更燃起尚秀心中之恨,就是这恶魔,将十万计的无知民众推向战场、推向死亡。

  「小弟。」尚秀一震醒来,身处的却是自己在兵营中。

  关羽坐于帐外,正在抹他那柄青龙刀上的血,那张威猛绝伦的脸现出一个平和的神色,淡淡道:「你很痛苦?」尚秀苦笑道:「还好,现在我最想是找出张角三兄弟,将他们一一刺杀。」关羽摇了摇头道:「杀了一个张角,还会再有另一个张角。如果杀一个人就可以解决问题,只消将一国之君宰了便成,何来春秋战国?」尚秀知他最熟春秋战国时代,事实上,春秋也是夏、商、西周以来,文化最兴盛的一个时期。

  却道:「擒贼先擒王,杀了祸首,余众自散,如此乱事自平。」「你的想法,便如荆轲刺秦皇一样。试想想看,荆轲以使者身份杀了秦皇,会有怎么样的结果?

  是否真如王子丹所想的,燕国得救?」尚秀一呆,答道:「秦国将起倾国之兵伐燕,不杀尽燕人不罢手。」想到这里,心中一震,恍然大悟。

  对,如今黄巾信众已奉张角为神,便如秦人信羸政乃是「继水德」的伟大君主一样,杀了张角,黄巾余众只会发疯的四处暴乱,可怕程度,比之一场真正的犯上作乱更加严重。

  关羽知他已明,微微一笑,道:「记着自己的身份,你是兵,他们则是贼,心里的感觉自会释然。」尚秀道:「可是他们只是受到蛊惑……」

  关羽道:「贼子有两种,一种是为野心而反,一种是为生计而反,好好看清楚,你就知道,有那种敌人可以放过,有那种敌人非杀不可。」尚秀由衷的道:

  「受教了。」关羽瞧他半晌,朗声笑道:「孺子可教也。」************南皮。

  「尚小姐,难得有机会,为何不多留一会?」这些县府的人见了她犹如蜂儿遇蜜糖般缠了上来,尚瑄本也想一见这赵云,看他枪法如何了得,岂知他却到外面去了,不由一阵意兴索然,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还有事要做,不能多留了。」「赵……赵大人回来了!」尚瑄正要起身离去,外面传来一阵叫嚣。她身处的是县府外廷,转身看去,只见一个身长八尺的轩昂男子,倒提长枪,背后却拖着个比他更高大的男子,后面还跟着个少女和几个平民。

  那被拖着的男子满脸鲜血,形相可怖,显然是被狠狠教训了一顿。

  这个……就是赵云?

  只见那赵云将手中男子摔到地上,喝道:「主簿!」其中一个刚正与尚瑄谈话的男子移了出去,手忙脚乱的磨起墨来,只听得赵云续道:「姑娘,昨天对你轻薄,又打伤你父亲的是否此人?」尚瑄受气氛感染,就那么站到一旁,看情况发展,唔,怎么这景况,好像有点眼熟?

  少女望了那大汉一眼,徐徐的点了点头。

  赵云冷冷的望着后面几个平民,道:「你们几个,昨天是否也看到了?」「是啊!」「对!就是王亢!」那大汉叫道:「赵云你别那么得意!我爹是京官,待他回来后,我第一个要你死,然后就是那臭丫头,嘿……当然不会让你死得那么轻松……啊!」赵云飞起一脚,将那王亢踢得人仰马翻,向主簿道:「此人轻薄民女、强抢民财、又殴打伤人,该判何罪?」主簿搔了搔头,道:「该判徒刑三年。」赵云道:「给我押走!」「赵云!算你有种!你给我记住!」王亢满声恨意,被几个士卒押了进去。

  尚瑄呆了一呆,当日哥哥在高阳之时,不也曾当过县尉?为何这人会与哥哥如此相像?

  那少女俏目含泪跪到赵云跟前,呜咽道:「赵大人替我主持公道,小女子……」赵云将她扶了起来,道:「不必谢我,回家好好照顾令尊。」少女又再三称谢离去后,赵云回过身来,赫然见到一丽人俏立府堂之侧,正用神打量着他,主簿看状忙移了过去,将赵云扯了过来,笑道:「县尉还未见过尚小姐,对吧?她是上任尚大人的侄女。」赵云见尚瑄咀角一牵,似有些不自在的模样,这才发觉自己目光过于无礼,忙施礼道:「赵子龙见过尚小姐。」尚瑄嫣然一笑,旁人看得目光发直之际,柔声道:「若果天下官员皆如赵将军般,那岂不是天下太平?

  」赵云耸肩道:「小姐过誉了,我只是性子特别硬,对强凌弱这种事情特别看不过眼罢了。」尚瑄眼睛一转,道:「听说赵大人除了骑术了得,还有一手好枪法,小女子也略懂剑法,不知能否拨冗到我家中,切磋一下呢?」美人有约,赵云不理旁人的妒忌目光,欣然答应。

  「赵子龙这名字是好听了,原来只是一个笨蛋。」尚瑄心中暗笑,她正担心无高人可指点她和宛儿的功夫,想不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只是,看着这赵云,她就有种莫名的亲切。

  ************

  颍川、颍阳城。

  夕阳残照、破城残瓦,尚秀身心俱疲,跌坐于城门之侧。

  他想起父亲那句「保民利民」之语,除贼不成,反害了一城军民。

  终于迟了一步,让人公将军张梁的兵马洗劫此城,是他设计断掉张梁军的粮道,致令张梁起了夜袭颍阳、劫城养兵的念头。

  汉军忙于收拾残局,城中仍不断传出哭喊之声,显是城中残民。

  尚秀因曾于城中相救大臣贵胄之亲,又兼战绩彪炳,积功升为偏将,入朱隽帐下讨贼,反是刘、关、张三人则没有任何发落。

  当越多人的官位不反映能力时,这个王朝就越是岌岌可危。

  倒是刘备毫不在意,反常劝他更把握良机、巩固自己地位,在尚秀心中,已隐隐视三人为兄长。

  就在此时,朱隽召见。

  卢植坚垒死守,于是派他们一众来相助朱隽。

  尚秀回到军营,朱隽正在帐中,正在筹谋攻袭张梁之计,见尚秀入帐,欣然道:「尚偏将,有何妙计?」尚秀扫视帐中诸人,包括刘关张三人在内,显然都是束手无策。

  张梁兵虽只二万,但得了城中补给,自可来去自如,运用他的游击战术,多施暗袭、火攻,令汉军虽占了人数上的便宜,亦是无可奈何。

  另一面的卢植、皇甫嵩面对张角、张宝的强势猛攻,也是事不见谐。其中最骇人的,却是张角和张宝的妖邪法术,能轻易重创汉军士气。

  这战术显而易见,是以张梁的小数兵去牵制朱隽,好让张角等一举破去汉军精锐,如此将可一举而入关中。

  卢植正是有见于此,但深沟高垒,采坚壁清野之策。

  如果瑄儿这丫头在,一定有古怪主意对付,可是……想到这里,灵机一动。

  对了,他和瑄儿既能用诈降、诈死、空城之计对付陈汝,自然可再用同一招对付张梁。

  ************

  为何如此相像?

  尚瑄娇叱一声,因应女子臂力而特制的长剑展开攻势,对正垂枪挺立的赵云展开攻势。

  这美人儿不喜浓姿艳妆的粉饰、不喜穿金戴银的庸俗,清素纯净,最妙的是她体质甚好,令雪肤粉肌不致苍白,反而微见红晕。

  此刻的她,正扭动腰肢,使剑的每一个姿态都美妙绝伦,那玉容上那片晕红娇艳无匹,配以长剑的阵阵寒气,那美态妙至毫巅。

  赵云俊脸带笑,看起来一派从容,长枪一挑一剔间,轻易的招架着这美女的长剑。

  抱打不平、风度潇洒、文武双全,无一不是尚秀的特质,为什么二人可如此相似?

  「小姐、小心。」尚瑄一击力度过猛,身子失了平衡,赵云忙丢了长枪,闪身移前,搀扶着她肩,岂料脚下却有一石,令他稍失了重心,变成尚瑄整个娇躯仆倒在他怀中。

  赵云今年二十五岁,一生仕途坎坷,又遇人不淑,好不容易凭一身功夫却只争取到县尉一职,此刻的他此处于事业上的挫折低潮。

  在这时候,他却遇上尚瑄. 满怀温玉,美人花容就在眼前,那经过剧烈打斗后的粉躯上散出一阵香气,令这血气方刚的男子一时失魂落魄,呆若木鸡的瞧着怀中玉人。

  胸怀大义却有力难施的愤慨,令他更可感到怀中娇娆那惊人的吸引力。为何要这乱世中苦苦求存?倒不若携美他去,女织男耕,这个天下,就留给一个个野心家吧!

  被抱着的尚瑄更是另一种滋味。

  就在两体相触的一刻,她泛起了前事种种,从跟随尚秀习剑、到发觉自己那异样的情感,被这赵云抱着,竟然有种在哥哥怀中的安全和温暖。

  可是,她却找不到二人间那种微妙的感应,一种从孩童时建立的默契。在赵云的眼神中,她看不见这只有尚秀能予她的共鸣。

  玉腕上那银炼儿滑到她上臂,发中一阵清脆的银铃声,然后是一阵脚步声响起,二人都是吃了一惊,忙分了开来。

  赵云尴尬的道:「在下救人心切,冒犯了小姐,还望原谅则个。」尚瑄拾起长枪,一手握着赵云,一手将长枪放人他手中,柔声道:「兵器乃兵将的命脉,岂能因此而随手弃掉?」赵云愕然无语,这句话的暗示他岂会不知。

  尚瑄瞧着他微微一笑,将长剑收入鞘中,那笑意里似透着无数隐喻。

  刚刚如厕的宛儿回到这个练剑的花园,赵云将长枪倒提,辞别二人。

  一位婢女从后院走了出来,道:「小姐,点心做好了。」「是吃东西的时候了。」尚瑄拉着宛儿的手,二人并坐在一凉亭之下,意态悠闲的品尝那一碟碟精致的点心,自来到尚伦府中住下,两女过的生活比之以往更丰盛,却无减二人离开的决心,唯一问题正是尚伦,这位叔叔垂垂老矣,她们忍如此将他弃下吗?

  宛儿道:「瑄姐姐,刚才我在进花园之前,心中有种不安感,似乎将会有不祥之事发生……唔……这……」尚瑄见她昏倒桌上,暗叫不妙,忽地一阵晕眩。

  这是迷药?

  家贼难防啊。

  ************

  家贼难防,国贼又如何呢?

  陈留,朱隽大营。

  「朝廷有使命至!」那官员左丰意态傲慢,视众将如无物,冷冷瞧着朱隽道:「颍阳之失,朱将军有何辩解?」朱隽平静道:「贼子采突袭战术,城中又有内应,守将根本无反击之力。」左丰冷然道:「这是将军讨贼不力之过!」众将脸色微变,想要喝骂,却被朱隽举手制止,道:「朱隽自问已然尽力,朝廷欲降罪于我,本将军倒无话可说。」左丰呵呵一笑,满脸堆笑道:「那倒不一定,近闻将军军中新破黄巾一聚宝之地,只要有宝物上呈,皇上自然龙颜大悦,将军之罪自免。」朱隽冷笑道:「原来是十常侍索贿赂来着,告诉他们,汉军只会有用于讨贼之财,绝无献给宦竖之财!」左丰大怒,就这么拂袖而去,过了两天,朝廷派人问罪,将朱隽押回洛阳处置,却挑了个文官来指挥军事。

  张梁得此消息,立即收聚人马,夜劫汉营……

  那是一个月色昏暗的晚上。

  张梁将大队分作前后两军,前为突骑,后为轻装步兵,来到营外,遥见寨中灯火黯淡,防范松懈,显是汉军主将被掳,正要拔寨退军,致士气低落,疏于防范。

  「杀!」张梁一声大喝,无数骑兵从林上抢出,直捣汉军营寨。

  汉军待黄巾兵杀至寨前方才知晓,连寨门也不及关上,黄巾军的骑兵已一涌而入,杀声震天。

  张梁领先冲入敌营,刚入营中已知不妙,竟是个空寨子。

  寨门这时方才关上,无数火箭落在寨中,燃起无数火头,也打断了张梁的前后两军,互不能相救。

  黄巾军军心已乱,寨后传出无数喊声,汉军从四方八面涌至。

  「退此一步,即无死所,给我杀!」张梁一声大喊,抢先杀进敌阵,他这支乃黄巾精锐,张梁本身亦素以武技超卓闻名,众军听了,忙保持阵势,与敌相抗。

  数万人在寨子内外厮杀,叫声一时震天慑地。

  「张梁!」汉军忽转出一名少年将军,手挺长枪,直取张梁。

  「尚秀!」张梁冷笑一声,手抡牙戟,迎面相碰。

  戟枪相交的一瞬,张梁眼前只见银光一闪,却是尚秀腰间佩剑,由拔剑、出剑、挥剑,只在那一瞬间。

  虽只一瞬,却是尚秀所有剑法的精华所在。

  在临死的一刻,张梁明白了为何此人将一举而破陈汝,为何能在短短半年之间成为天下闻名的少年将军。

  尚秀大喝一声,长剑抹过张梁肩头,一挥之下,连头带肩斩成两段;又用长枪挑起张梁首级,大喊道:「张梁已亡!降者免死!」先是陈汝、然后是张梁。

  战略都是一样:擒贼先擒王。

  那声音震彻整个战场之上,黄巾兵受他的威势所慑,纷纷下马投降。

  ************

  「哗啦!」尚瑄粉脸上被冷水一浇,全身一抖,醒了过来。她双手被缚于柱上,至于双脚玉腕上则被缚上了两条长绳。她身上的衣襟被水全被浸湿,那胴体的曲线在衣服下透现了出来。她身旁的宛儿,正以同一方式被缚于这柴房之中。

  在她面前立着的,正是袁亦、还有两名在府中见惯见熟的下人,尚瑄如此被缚想想也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袁亦和他的手下费尽心血,又肯将尚伦的家财全分予其他家丁和婢女,就是要换取这两个美人儿。

  宛儿一声尖叫,划破了平静:「你们……不要……快放手!」「奶子少了些,可是弹性好,比城中那些婊子差远了。」尚瑄转过脸去,却见宛儿身前身后各有一人,一个如饿狼得食似的,那张大咀粗暴的在宛儿那细白的粉项上狂吻轻咬;另一个则毫不客气的探进宛儿衣襟之中,揉搓那两团娇小的乳房。

  其中一人一边在宛儿娇躯上恣意摸弄,将那对玉乳胡乱扭捏,冷笑道:「放心让我干吧,那个叫尚秀的小子上了战场,必死无疑,这就准备改嫁我这个好老公就是了,妈的,好滑手的奶子。」宛儿本是羞愤的玉容上现出怒容,道:「你这狗贼不要胡说……喔……」她还想吒骂,却因另一男子的手已探进她玉户之中,逗玩她最敏感的玉蕾,一阵剧痛和刺激令她一时失神,无法将话说得清楚。

  那人见她由嗔怒的表情化作无奈和屈辱的可怜神色,更是落井下石的道:「好个浪丫头,手指一戳你这骚屄便骂不出了?小穴很痒了罢?再骂骂看,看我不把你戳个半死?」手中的动作更是加剧了。「哦?出水了?呵,这么个浪丫头,没了丈夫,不知被多少人玩过了罢?尚秀泉下有知,知他的小妻子被这么多人玩过,在九泉之下,那绿帽子还是亮亮的,不知会否后悔娶你了哪。」「秀哥哥……他……嗯……没有……你……好卑鄙……嗯……你这……狗贼……喔……啊……好痛……」宛儿被那恶毒的言语弄得心神激荡,四肢和小腰出力的摇晃想要挣扎,但下体却被他的手弄得死去活来,连一句凶狠的反击也办不到,只能在二人粗暴的动作下,无奈的抖震、痛苦的呻吟。

  「这腰扭得好看,这么快就在发情扭腰,想要男人了吧?」尚瑄看得大怒,娇叱道:「你这狼心狗肺的……」袁亦将她的脸扳了过来,冷笑道:「小婊子,你最好乖一点,那本爷破你身时就留点力,不然说不定可要痛上十天八天。」尚瑄身子微颤,他怎么知道自己还是处子之躯?

  袁亦见她神色,更是无耻的笑着,将她下摆分了开来,淫笑道:「要知道有何难?我来告诉你。」说罢那手沿腿而上,啧啧道:「好滑的肌肤!比鸡蛋还更水溜溜的。」尚瑄粉脸因急怒和羞愤涨得通红,看着那只粗糙的大手摸着自己的大腿,最后来到那两片桃红的花瓣上。

  袁亦将那玉户用指尖分了开来,尚瑄虽拼力挣扎也无补于事,只听得他继续羞辱她道:「这阴户形状饱满细白、那毛细致整齐,好个丫头,连浪穴也这么懂得爱护。」尚瑄忍着羞涩,合起双眼,想要来个不理不索,忽地一阵下体一阵剧痛,痛得她「啊」的一声惨呼,却是袁亦用指尖在她那薄弱的女膜上戳了一下。

  「丫头,听你老爷说话!」袁亦一边叱喝,一边玩弄着她那对娇人的美乳,叹道:「好美的奶,妈的,不枉我费那么大的劲也要把你弄来,不好好玩上一把怎成?」尚瑄胸前一痒,玉乳被他手口并用的把玩起来,心中则在拚命叫自己冷静。

  该怎么办?怎么办?这次哥哥他不可能再出现……只能靠她自己……外面忽地响起人声,还有将水洒地之声。

  三人脸色一变,正要到门边察看,火光骤起。尚瑄定睛一看,已知是怎么一回事,外面那些人肯定是在杀人灭口。

  火焰冲天而起,室中全是柴薪,一点即着,刹那间室中已是火光洪洪,无处可躲。三人脸脸相觑,都是不知如何是好。

  尚瑄发出一阵冷笑声,怒不可遏的袁亦正要移过来打她一记耳光,一道着火的柱子倒了下来,正好压在这凶人身上,只听得他连声惨叫,转眼间已被火舌所吞掉。

  另二人连声惨叫,想要拚命往外冲,却反被火焰卷走。

  尚瑄望了宛儿一眼,二人虽摆脱了被污污的命运,但又陷进了死地,不由凄然道:「宛儿,看来我们……要来世才可再……」四方都是灼热的烈火,只怕大罗神仙也难救吧?

  宛儿却拼命摇了摇头,轻轻道:「还未是时候啊!」尚瑄正愕然时,眼前一黑,已被烟火薰得昏了过去,人事不知。

  生、本就如梦似幻;死、也是如此吗……

  ************

  「瑄儿、宛儿!」尚秀浑身剧震,在塌上挣扎而起,全身泛着冷汗。

  好可怕的梦,他看见两女身在烈火之中,自己却无能为力,看着两女在火光之慢慢消失……难道她们出了事吗?

  一边暗恨自己没有留在她们身边、一边怀着满腹忧虑,走出帐外,途上所遇兵士,见到他无不肃然起敬。

  对,他新破张梁,还亲手斩其首级,令军心大振,获封为将军,只是这些虚衔对他来说,根本毫无意义,重要的是祸首之一已除,他的仇已报了三分其一。

  这一营近五千人的部队,全在他指挥之下,是朱隽分派予他的年青精锐。

  下一个就是张宝、然后是张角。

  宛儿瑄儿,很快、很快我就可以回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