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玄幻  »  暗夜春梦了无痕
暗夜春梦了无痕
深夜。
江城松林镇的一个客店中,暗红的蜡烛剥剥的烧着,凌风坐在床头,看着穿
上昏迷中的女子。
将岳明山偷偷安葬在岳家山庄附近的一处山谷中,凌风带着昏迷中的赵妍冰
歇脚在客栈。
一张婴儿的摇床上,半岁大的婴儿正在熟睡,在胡乱对付着喂了稀粥和牛奶
之后,孩子终于睡着了。
凌风的眼睛落在赵妍冰的脸上。
明月一般圆润的脸庞,饱满的嘴唇微微翘着。白玉般的脸上透着红晕。显然,
春药催发的肉欲仍然在烘烤着面前这位美丽的女子。沉睡中的她显得如此娴淑,
谁又能想到下午的她在强力春药的作用下,居然是如此疯狂而淫荡?
在凌风的心中,不管面前的女子遭受的什么样的不堪回首的过去,她永远是
他心中的圣洁美丽的女神。
凌风牵着赵妍冰的手,爱怜地抚摸着。回忆着与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自己在一次江湖聚会上邂逅了初出江湖的她,然后他带着这个带着一分少女
倔强的她,一同江南的飞贼,一同参加五湖的武林大会,一同出生入死过。自己
曾经从深陷贼穴中的她救出,而她也曾经抱着中毒垂死的他一路寻救,而后在他
昏迷的几个日夜里衣不解带的在床前照顾着。
所以当他听到她订婚的消息,他都要疯了。他才知道由于岳赵两家的亲密关
系,她早早的被父母定了娃娃亲,而他,仅仅只是个匆匆的过客。
他最终选择了逃避,然后把这份感情深深埋在了心底。
他原来以为自己和她的缘分从此彻底断绝了,她从此以后就是只能让他远远
看上一眼的岳夫人。
直到一个疯狂的晚上的到来。
想到这里,凌风的双眼似乎漾起一丝雾蒙蒙的东西。
他确信自己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夜。
这是他最甜蜜的回忆,他希望永远把它珍藏的自己的记忆深处,然后在自己
死去的那一刻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
赵家,赵老爷过生日的前一天晚上。
过来祝寿的远途的朋友们一般都提前到来,凌风也来了,赵家老爷曾经救过
凌风的命。
新婚不久的女儿赵妍冰也带着女婿岳明山早早的回到了娘家。
晚上一群人吃饭聊天,没有人注意到赵妍冰略微异样的表情。
她知道凌风的眼神在瞄着她,这让她心头很乱。
虽然遵从了父母的意愿,她和称得上是青梅竹马的岳明山成了婚,婚后两人
也称得上是相敬如宾。
她只能把自己对凌风的感情永远埋葬到了心的最深处。
那是一分戴着愧疚的遗憾的情感。
而这个晚上,在凌风的眼神下,那份愧疚的伤感再次涌上了她的心头。
她借口头有点晕,想早点休息,离席了。岳明山倒是细心地问她哪里不舒服,
看妻子只是有点累就安了心,叫她早点休息,自己则承担起了半个儿子的待客大
任,招呼着客人。
赵妍冰起身走开了。离开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瞧了凌风一眼,正好对上
了凌风的目光。她赶快扭过头去,走开了。
然后凌风就茫然的喝酒,耳朵听着众人的高谈阔论和劝酒声,但这一切根本
就进不到凌风的脑海中。
她临走前的一瞥,象一把重锤敲上了凌风的心头。
那是一丝带着内疚、惶恐,又像是要诉说什么的眼神。
他知道,她一直想跟他解释,想劝他忘了彼此,她总觉的对不起自己。想到
这些他心头一阵苦笑:傻丫头,你何必如此,你心里想说的话,你不知道我早就
一清二楚了?
他终于不想再做不住了,带着微微的酒意,他离席走开了。
此时酒已经喝得不少,已经有几位不胜酒力的家伙醉醺醺的下席了,岳明山
酒力还好,此刻自然还要陪着客人在继续闹腾。
他在黑暗中茫然地溜达着,心头的思念象毒蛇一般肆虐,微醺的脑海里现在
全是她的身影。
突然他停了下来。神使鬼差的,他发现自己居然走到了她的卧室前。
这是她从前的闺房,她夫妇两人回家后,自然成了两人的临时卧室。
房门没关,半掩着。门口没有光亮,她已经吹灯歇息了,黑黝黝的门口此刻
正在他的眼前。
他撞了邪一般的,轻轻地走了过去,似乎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跨进了屋子。
屋里弥漫着一种女子闺房特有的淡淡香味,他隐隐约约的能看到她蜷着身子
躺在床上,面朝里侧卧着,应该是睡着了。通过屋外透入的些许光亮,少妇身体
的诱人曲线若隐若现。
他盯着这个美丽的曲线。
酒意很容易勾起人的幻想,他似乎看到这副诱人的身躯,正是在这个床上,
在岳明山的跨下辗转缠绵的情形。
那柔软的胸脯和丰满结实的臀部出现在他的记忆里。他在救她的时候,曾经
抱过这个诱人的身体,当时两人身体的接触曾使得他浮想联翩。
欲望不可抑制的迅速占据了他的头脑。在酒劲的推动下,他的理智迅速的消
退,然后被欲望完全替代。
一种邪恶的想法在他心头形成。
她已经睡着了,如果此刻我爬上床,她肯定认为是岳明山。哦,她会不会发
现?不会,绝对不会,我一定要好好爱她一次,只要要一次就够了。她肯定不知
道的,就算是给自己一个美妙的回忆吧。
男子心头的欲望终于完全占据了上风,他悄悄的靠近床,脱光自己衣服,躺
在女人的身旁,然后,一双手摸上了女子丰满的身体。
赵妍冰并没有睡着。
她早早的回到了自己房里,然后吹熄了灯,蜷卧在床上,任凭思维的野马四
处奔驰。
思维的野马不管怎么横冲直撞,却总是绕到了那个男人身上。
她知道,自己可以做个很本分的媳妇,然后做个很本分的母亲,相夫教子知
道自己老去。
但是这个男人会永远躲在他心头的深处,也许会渐渐淡去,但总能藏在那里。
她为这个想法很惶恐,这让她觉得对不住丈夫。但同时,她又深深内疚,觉
得对不住自己爱过的这个男人。
她总觉的自己有罪恶感。
正当她胡思乱想,她察觉到有人进屋了,然后爬上了床。
自然是自己的丈夫了,她想着。这是在自己的家中,她自然不会当心除了丈
夫之外,还有其他什么人会进来。
丈夫的手开始的自己的身上探索着,平坦的小腹,挺翘的臀部,然后手游弋
到了自己丰满的乳房上。享受着她这个刚刚被开发不久的肥沃的田地。
新婚夫妇的激情总是很足的,丈夫几乎每天都要在自己的身体上欢愉一把,
两个人总是在。
柔软的乳房传来一下下揉捏的酥麻感,赵妍冰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飘飘然起
来,她闭着眼睛享受着男人的抚摸。
渐渐的,她觉得身体开始越来越热,男人的手掌像是带着电一般,抚摸到哪
里,哪里的神经就敏感地刺激了起来,酥酥软软的感觉随着男人的手游弋到了全
身。乳房在男人在手中变幻着样子,偶尔手指扫到了坚挺的乳头上,异样的刺激
使得她哼出声来。
欲望在男人抚摸过的皮肤聚集着,阵阵渴望开始涌上了她的心头。她的呻吟
声渐渐多了起来。柔软的腰在不安的扭动着,结实的双腿紧紧地绞在一起蠕动,
而后分开,很快又紧紧地盘了起来。
新婚少妇的情欲总是难以抑制的,湿漉漉的感觉从下阴处传来,下身已经泥
泞不堪。
不过赵妍冰却总是丈夫今天有点异常,抚摸自己的手法似乎没有往常那么熟
练,男人的手甚至有一点不易察觉的颤抖。不过这些许的疑惑很快就淹没在身体
的极度欢愉中,她懒得思考是什么原因了,只是全心全意的开放自己,期待男人
跟深一步的爱抚。
在她昏昏沉沉的时候,男人已经将她轻轻扳了过来,翻身上去,壮实的身体
压在她的身上,男人的胸膛挤压着她的柔软的乳房,微微蠕动,异样的刺激感让
她的情欲再度攀升了上来。
男人进入了她的身体。她满足的长出了一口气,喉咙里憋出了一声快乐的叹
息。
男人耸动了起来。
她的阴户里传来了大异往常的挤占感,阴道深处娇柔的肉壁随着男人轻轻缓
缓的抽插而蠕动这。今晚男人的阴茎感觉起来似乎更为粗大,也许是喝了酒的缘
故?这种感觉让她更加兴奋,阴道深处的极度充实感让她禁不住款款的摆动起自
己肥硕的臀部,这样似乎能减轻一些胀满感,然而酥软的感觉却极度的提升了起
来。下身的感觉阴道中层层叠叠的皱褶象一张温柔的嘴一般,舔舐着男人粗大的
阴茎。
快活地享受着男人的轻慢的抽插,她终于发现今天的男人带给自己太多的不
同感受了。
往日丈夫总会先把自己挑逗得淫水之流,然后用他灵活的舌头舔过全身的敏
感地带,最后在她极度难熬地痛苦呻吟时,疯狂的插入占有她,然后快速抽插着,
把自己冲上第一座高峰。
而今天的男人却没有这样,他更多的是温柔的抚摸,温柔的抽插,让自己阴
道的肉壁施肆意地包裹着他的阴茎,而今天在自己阴道里缓缓进出的阴茎显得更
为肿胀,她甚至怀疑丈夫是否服用了什么助性的药物。
身上的男人似乎比往日更为温柔,像是怕伤到她一般轻柔的耸动着。而她发
现她更为享受这种致命的温柔,因为她的淫水已经不可抑制的泛滥了起来,极度
的润湿感让她自己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自己的阴道正在无比扩张,刚刚好轻轻
的含住男人的肉壁。随着男人每一次阴茎的拖出,一堆白白的淫水就被带了出来,
沾满了肥满的阴唇。
带着这种更为快乐的疑惑,她的手抚摸上了男人的脸。
她睁大了眼睛。
手心传来的感受,她可以猜测到这是一张英俊的男人的脸,但显然不是自己
丈夫的脸,丈夫的脸略微胖一些。
她的心猛地一沉。
蛇一般柔软的腰身,正在承受着男人温柔的抽插,而不停摆动以寻找最佳研
磨的接触。
而此刻也陡然停顿了一下。
身上的男人不是自己的丈夫!
她被自己的发现吓到了,惊骇的几乎要叫出来。
自己被人偷偷的干着?这算什么,强奸?迷奸?
谁这么大胆?会在自己的家里,爬上自己的床,占有了自己的身体?
仅仅是极短暂的惊骇,然后她开始回味起自己抚摸这张男人的人的感受起来。
这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甚至肯定自己,曾经抚摸过这张脸。
一张英俊的脸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她抱住了男人结实的腰身,她的手摸到了男人的左肩。入手处,有一道三四
寸长的伤疤。
她马上明白了一切。
男人并不知道身下的女人方才产生了这么多变化,他仍然轻缓而有节奏的抽
插着,双手在女人的乳房上爱抚着,结实有力的屁股有节奏的挺动,为身下这个
美妙的身体辛苦服务着。
赵妍冰突然疯狂地扭了起来,似乎放开了一切羁绊。喉咙中的呻吟再也不受
束缚,她完全没有顾及的呻吟着,大声的喘息。双手紧紧的搂住男人的脖子,湿
润丰满的嘴唇终于在黑暗中找到了男人的嘴,她死命的亲吻着,舌头放肆地深入
男人的口腔中,尽力吸取着一切。
似乎要把身上的这个男人完全吃进自己的身体里。
她的结实修长的双腿紧紧地盘住了男人的腰,男人感觉到了她的饥渴,抽插
渐渐有力,强烈的撞击感让她禁不住快乐地哭泣起来。
在自己阴茎挺进身下心爱的女人身体深处那一刻起,凌风彻底陷入了欲望的
海洋。
只有在紧紧插入的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终于拥有了这个心爱的女子,虽然
仅仅是一次短暂的疯狂。
凌风是个风流的汉子,他所修炼的春阳更容易提升男人的床上的能力,他也
尝过很多女人,有初春的少女,也有久旷的怨妇。
然而这一切永远也比不上身下这个女子的给自己带来的快乐。
那段没有结果的爱情悲剧,让他对身下这个女人的思念更加刻骨铭心。他尝
试着找过各种女人,试图用肉欲来替代自己的那份思念,然而他悲哀的发现这一
切都是徒劳。
而今天,他终于尝到了梦寐以求的身体。她的阴户一如她的人一般娇柔,让
人疼爱无比。
于是他用尽自己所有的本事,他要让心爱的女人满足,好让她能深深记住这
一夜的欢愉,虽然她并不知道占有她的男人并不是自己的丈夫。
但他没有想到,她会突然间变得如此的饥渴,如此渴望的性欲的满足,她的
主动让他都有点吃不消。
他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得不到满足。
于是他完全投入,完全放开。阴茎象烈马般奔驰着,他要给女人带来最大限
度的快乐。
他成功了。
他一次次地把她戴上快乐的巅峰。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完全忘却了自己在做着多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只
想尽可能地享受这身下这副美妙的肉体。
终于在她又一次的高潮的嘶叫声中,他痉挛着把浓浓的精液喷射到女人的阴
户深处。然后两个象瘫了一般躺倒。
女人紧紧地搂住凌风的脖子,抱着他,让他无法动荡。
仅仅地躺着,耳边轻轻的响起了女人的声音:哥,我很快乐,真的好快乐。
似乎迟疑了一下,女人幽幽的声音再度响起: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刻的,这一
刻,我很幸福。凌风搂住了女人,他当然认为,女人是在同自己丈夫说着绵绵情
话。
然后女人沉沉睡去。
凌风悄悄的爬起身来,穿上衣服,离开了床。
他知道自己该走了,否则就会被发现了。
临走的时候,他有点不放心,怕惊醒了床上的女子,更怕她发现真相。
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自己心爱的女人。
幸运的,女人现在睡的很香,发出了微微的沉睡的呼吸声。刚才的疯狂累到
她了,没准此刻的她正在做着美梦。
凌风轻轻地在女人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然后闪身出门,消失在黑暗中。
在他离开屋子在时候,凌风并不知道,床上的女子睫毛微微动了。装睡的女
人睁开了眼睛,看着床顶的纱帐,似乎在回味着方才的一切。
两行泪水静悄悄地爬上了女人的脸庞。
黑暗中,一切回归沉寂。

【完】